tyc520.com - 陌生人用锤敲碎玻璃。 视频截图  

tyc520.com

tyc520.com,tyc520.com
首页 >

作者:百步飞剑 关注人气:55℃

早餐店违建突然被强拆 疑因没给“保护费”遭报复

陌生人用锤敲碎玻璃。 视频截图  早餐店的违建被拆除。 视频截图  宿迁市宿城区罗圩乡一家早餐店,在门前临时搭建了一个玻璃结构的违建,遭到乡政府组织人员强拆。  这起看似平常的事件,却因为一份录音掀起波澜。早餐店老板提供了一份录音材料并表示,强拆前一天,罗圩乡一位副书记到其家中,索要每年2万元的费用,遭到拒绝后次日就发生了强拆。  前天,当地纪委通报称,因强拆在程序上存在违规,已启动问责程序,对两名相关负责人进行诫勉谈话,对早餐店主反映的其它问题将继续进行调查。 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高峰  早餐店搭违建,“谈判”次日就被拆  47岁的夏玉芝是宿迁市宿城区陈集镇人,几年前在罗圩乡街道上租房子做起了早餐生意,一家人起早贪黑,很快手里就有了一笔积蓄。前年,夏玉芝夫妇东拼西凑花了60多万,在街上买了两间二层门面房。  经过简单装潢,今年过年后,夏玉芝夫妇的新早餐店开业了。夫妇俩算了一笔账,店里除了夫妻二人和大儿子,另外还雇一个人帮忙,除去各方面的开支,一天能赚好几百元。  “过年不久后,我们家新添了个孙子,厨房当时装修没弄好,油烟直往上蹿,担心熏到孩子,我们就想把厨房改造一下。”夏玉芝打算把厨房先暂移到门前走廊处,待厨房烟道整改后再移回来。于是,在今年2月份的时候,夏玉芝请人在走廊处搭建了一个铝合金玻璃结构的建筑物,用作临时厨房。  在夏玉芝看来,这个建筑很难称之为房子,宽1米左右,长约2米,高不到2米,上面没有盖子,三面玻璃间隔起来,只留下一面空的,做成推拉门,里面放一些厨房用具。夏玉芝称,自己确实知道这是违建,但看到街上很多房子都把走廊封起来利用,他也想如此这般,可没想到这个违建会给早餐店带来麻烦。  夏玉芝表示,今年5月份,罗圩乡负责城建城管工作的副书记戴闯找来,要求每年交两万元,否则就要拆掉违建,遭到拒绝。谁知道第二天,违建就被强拆了。  每年两万“保护费”,究竟存不存在?  店主称有乡领导录音,纪委表态开查  夏玉芝称,今年5月18日,罗圩乡负责城建城管工作的副书记戴闯找到他,要求每年交2万元钱,否则就要拆掉门前的违建。  夏玉芝提供的一份录音材料显示:当其问戴闯为什么别人能建自己不能建时,戴闯回应“超市一年交我3万元”,并让夏玉芝选择,“可以搭起来,你每年交我两万块钱”。  夏玉芝夫妇称,他们当即拒绝了每年缴纳两万元的提议。不料次日下午,十多人来到早餐店前,“有的穿制服,有的没穿制服,上来就想把我门前的一张桌子拉走。”夏玉芝夫妇提供的几份视频显示,一名上身着黑衣男子手持大锤,几下就将早餐店门前的玻璃建筑物砸碎。  前天下午,扬子晚报记者来到罗圩乡政府。一位值班人员称,现在整个政府只剩下了几名值班人员,其余人都下乡督察秸秆禁烧去了。这名工作人员和戴闯联系后表示,戴闯到外地去开会观摩,现在没时间接受采访,至于其他的领导也没法联系,不能给记者提供号码。  那么,事实是不是真的如夏玉芝夫妇所说,戴闯要“收取每年‘保护费’两万元”,宿迁市宿城区纪委已经表态,将开展调查。  违建整改通知书,到底下过没有?  纪委称没有下达,乡镇两官员遭问责  夏玉芝说,自己知道门前搭的玻璃建筑物是违建,“但你不同意建,又为什么找我要钱?即使要拆,也应该提前下达整改通知书,给我一个时限,为什么要强行砸碎呢?”  事发后,夏玉芝夫妇多次找到相关部门反映问题,罗圩乡针对此事进行了回复:“经调查核实,5月19日下午,罗圩乡城管中心对镇区街道经营秩序进行规范化整治,对占用公共道路、出店经营、乱搭棚子等影响街道经营秩序的违搭乱建进行拆除,前期已通过宣传车流动播音宣传多次,并对该经营户下达违建拆除通知单,限期其在3天内自行拆除乱搭棚子,经营户在规定期限内拒不拆除,城管队员多次耐心劝导,在多次劝说其自行拆除无效的情况下,城管队员依法对其违章乱搭棚子进行强制拆除,拆除过程中经营户阻挠、妨碍执法,拆除违搭乱建的整个过程执法记录仪都有记录。”  对此,夏玉芝夫妇并不认同,称从未收到任何通知单,也没有签过字。夏玉芝夫妇称,国庆节期间,城管再次上门“骚扰”,在没有告知的情况下,将早餐店玻璃门上的字给铲除了。  夏玉芝夫妇曾向宿城区纪委反映过自家早餐店的遭遇,纪委在调查后,曾于9月份告知了他们事情调查处理结果,戴闯和一名城管城建主任受到问责处理。  前天,宿迁市宿城区纪委回应称,此事是一起城管部门在街道管理方面乱作为的问题。个体户夏玉芝夫妇未经审批搭建临时厨房,5月13日该乡开展违建集中整治活动,多次上门动员其拆除,未能达成一致意见,于5月19日进行强制拆除。“拆除违建需要履行相关手续,此次强拆没有下达整改通知书,也未立案上报。”  宿城区纪委相关负责人介绍,针对强拆过程中的违规事件,已启动了问责程序,戴闯负领导责任,另外一名城管城建主任负直接责任,已对两人进行了诫勉谈话处理,并要求乡里妥善处理此事。

早餐店违建突然被强拆 疑因没给“保护费”遭报复

早餐店违建突然被强拆 疑因没给“保护费”遭报复

陌生人用锤敲碎玻璃。 视频截图  早餐店的违建被拆除。 视频截图  宿迁市宿城区罗圩乡一家早餐店,在门前临时搭建了一个玻璃结构的违建,遭到乡政府组织人员强拆。  这起看似平常的事件,却因为一份录音掀起波澜。早餐店老板提供了一份录音材料并表示,强拆前一天,罗圩乡一位副书记到其家中,索要每年2万元的费用,遭到拒绝后次日就发生了强拆。  前天,当地纪委通报称,因强拆在程序上存在违规,已启动问责程序,对两名相关负责人进行诫勉谈话,对早餐店主反映的其它问题将继续进行调查。 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高峰  早餐店搭违建,“谈判”次日就被拆  47岁的夏玉芝是宿迁市宿城区陈集镇人,几年前在罗圩乡街道上租房子做起了早餐生意,一家人起早贪黑,很快手里就有了一笔积蓄。前年,夏玉芝夫妇东拼西凑花了60多万,在街上买了两间二层门面房。  经过简单装潢,今年过年后,夏玉芝夫妇的新早餐店开业了。夫妇俩算了一笔账,店里除了夫妻二人和大儿子,另外还雇一个人帮忙,除去各方面的开支,一天能赚好几百元。  “过年不久后,我们家新添了个孙子,厨房当时装修没弄好,油烟直往上蹿,担心熏到孩子,我们就想把厨房改造一下。”夏玉芝打算把厨房先暂移到门前走廊处,待厨房烟道整改后再移回来。于是,在今年2月份的时候,夏玉芝请人在走廊处搭建了一个铝合金玻璃结构的建筑物,用作临时厨房。  在夏玉芝看来,这个建筑很难称之为房子,宽1米左右,长约2米,高不到2米,上面没有盖子,三面玻璃间隔起来,只留下一面空的,做成推拉门,里面放一些厨房用具。夏玉芝称,自己确实知道这是违建,但看到街上很多房子都把走廊封起来利用,他也想如此这般,可没想到这个违建会给早餐店带来麻烦。  夏玉芝表示,今年5月份,罗圩乡负责城建城管工作的副书记戴闯找来,要求每年交两万元,否则就要拆掉违建,遭到拒绝。谁知道第二天,违建就被强拆了。  每年两万“保护费”,究竟存不存在?  店主称有乡领导录音,纪委表态开查  夏玉芝称,今年5月18日,罗圩乡负责城建城管工作的副书记戴闯找到他,要求每年交2万元钱,否则就要拆掉门前的违建。  夏玉芝提供的一份录音材料显示:当其问戴闯为什么别人能建自己不能建时,戴闯回应“超市一年交我3万元”,并让夏玉芝选择,“可以搭起来,你每年交我两万块钱”。  夏玉芝夫妇称,他们当即拒绝了每年缴纳两万元的提议。不料次日下午,十多人来到早餐店前,“有的穿制服,有的没穿制服,上来就想把我门前的一张桌子拉走。”夏玉芝夫妇提供的几份视频显示,一名上身着黑衣男子手持大锤,几下就将早餐店门前的玻璃建筑物砸碎。  前天下午,扬子晚报记者来到罗圩乡政府。一位值班人员称,现在整个政府只剩下了几名值班人员,其余人都下乡督察秸秆禁烧去了。这名工作人员和戴闯联系后表示,戴闯到外地去开会观摩,现在没时间接受采访,至于其他的领导也没法联系,不能给记者提供号码。  那么,事实是不是真的如夏玉芝夫妇所说,戴闯要“收取每年‘保护费’两万元”,宿迁市宿城区纪委已经表态,将开展调查。  违建整改通知书,到底下过没有?  纪委称没有下达,乡镇两官员遭问责  夏玉芝说,自己知道门前搭的玻璃建筑物是违建,“但你不同意建,又为什么找我要钱?即使要拆,也应该提前下达整改通知书,给我一个时限,为什么要强行砸碎呢?”  事发后,夏玉芝夫妇多次找到相关部门反映问题,罗圩乡针对此事进行了回复:“经调查核实,5月19日下午,罗圩乡城管中心对镇区街道经营秩序进行规范化整治,对占用公共道路、出店经营、乱搭棚子等影响街道经营秩序的违搭乱建进行拆除,前期已通过宣传车流动播音宣传多次,并对该经营户下达违建拆除通知单,限期其在3天内自行拆除乱搭棚子,经营户在规定期限内拒不拆除,城管队员多次耐心劝导,在多次劝说其自行拆除无效的情况下,城管队员依法对其违章乱搭棚子进行强制拆除,拆除过程中经营户阻挠、妨碍执法,拆除违搭乱建的整个过程执法记录仪都有记录。”  对此,夏玉芝夫妇并不认同,称从未收到任何通知单,也没有签过字。夏玉芝夫妇称,国庆节期间,城管再次上门“骚扰”,在没有告知的情况下,将早餐店玻璃门上的字给铲除了。  夏玉芝夫妇曾向宿城区纪委反映过自家早餐店的遭遇,纪委在调查后,曾于9月份告知了他们事情调查处理结果,戴闯和一名城管城建主任受到问责处理。  前天,宿迁市宿城区纪委回应称,此事是一起城管部门在街道管理方面乱作为的问题。个体户夏玉芝夫妇未经审批搭建临时厨房,5月13日该乡开展违建集中整治活动,多次上门动员其拆除,未能达成一致意见,于5月19日进行强制拆除。“拆除违建需要履行相关手续,此次强拆没有下达整改通知书,也未立案上报。”  宿城区纪委相关负责人介绍,针对强拆过程中的违规事件,已启动了问责程序,戴闯负领导责任,另外一名城管城建主任负直接责任,已对两人进行了诫勉谈话处理,并要求乡里妥善处理此事。

陌生人用锤敲碎玻璃。 视频截图  早餐店的违建被拆除。 视频截图  宿迁市宿城区罗圩乡一家早餐店,在门前临时搭建了一个玻璃结构的违建,遭到乡政府组织人员强拆。  这起看似平常的事件,却因为一份录音掀起波澜。早餐店老板提供了一份录音材料并表示,强拆前一天,罗圩乡一位副书记到其家中,索要每年2万元的费用,遭到拒绝后次日就发生了强拆。  前天,当地纪委通报称,因强拆在程序上存在违规,已启动问责程序,对两名相关负责人进行诫勉谈话,对早餐店主反映的其它问题将继续进行调查。 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高峰  早餐店搭违建,“谈判”次日就被拆  47岁的夏玉芝是宿迁市宿城区陈集镇人,几年前在罗圩乡街道上租房子做起了早餐生意,一家人起早贪黑,很快手里就有了一笔积蓄。前年,夏玉芝夫妇东拼西凑花了60多万,在街上买了两间二层门面房。  经过简单装潢,今年过年后,夏玉芝夫妇的新早餐店开业了。夫妇俩算了一笔账,店里除了夫妻二人和大儿子,另外还雇一个人帮忙,除去各方面的开支,一天能赚好几百元。  “过年不久后,我们家新添了个孙子,厨房当时装修没弄好,油烟直往上蹿,担心熏到孩子,我们就想把厨房改造一下。”夏玉芝打算把厨房先暂移到门前走廊处,待厨房烟道整改后再移回来。于是,在今年2月份的时候,夏玉芝请人在走廊处搭建了一个铝合金玻璃结构的建筑物,用作临时厨房。  在夏玉芝看来,这个建筑很难称之为房子,宽1米左右,长约2米,高不到2米,上面没有盖子,三面玻璃间隔起来,只留下一面空的,做成推拉门,里面放一些厨房用具。夏玉芝称,自己确实知道这是违建,但看到街上很多房子都把走廊封起来利用,他也想如此这般,可没想到这个违建会给早餐店带来麻烦。  夏玉芝表示,今年5月份,罗圩乡负责城建城管工作的副书记戴闯找来,要求每年交两万元,否则就要拆掉违建,遭到拒绝。谁知道第二天,违建就被强拆了。  每年两万“保护费”,究竟存不存在?  店主称有乡领导录音,纪委表态开查  夏玉芝称,今年5月18日,罗圩乡负责城建城管工作的副书记戴闯找到他,要求每年交2万元钱,否则就要拆掉门前的违建。  夏玉芝提供的一份录音材料显示:当其问戴闯为什么别人能建自己不能建时,戴闯回应“超市一年交我3万元”,并让夏玉芝选择,“可以搭起来,你每年交我两万块钱”。  夏玉芝夫妇称,他们当即拒绝了每年缴纳两万元的提议。不料次日下午,十多人来到早餐店前,“有的穿制服,有的没穿制服,上来就想把我门前的一张桌子拉走。”夏玉芝夫妇提供的几份视频显示,一名上身着黑衣男子手持大锤,几下就将早餐店门前的玻璃建筑物砸碎。  前天下午,扬子晚报记者来到罗圩乡政府。一位值班人员称,现在整个政府只剩下了几名值班人员,其余人都下乡督察秸秆禁烧去了。这名工作人员和戴闯联系后表示,戴闯到外地去开会观摩,现在没时间接受采访,至于其他的领导也没法联系,不能给记者提供号码。  那么,事实是不是真的如夏玉芝夫妇所说,戴闯要“收取每年‘保护费’两万元”,宿迁市宿城区纪委已经表态,将开展调查。  违建整改通知书,到底下过没有?  纪委称没有下达,乡镇两官员遭问责  夏玉芝说,自己知道门前搭的玻璃建筑物是违建,“但你不同意建,又为什么找我要钱?即使要拆,也应该提前下达整改通知书,给我一个时限,为什么要强行砸碎呢?”  事发后,夏玉芝夫妇多次找到相关部门反映问题,罗圩乡针对此事进行了回复:“经调查核实,5月19日下午,罗圩乡城管中心对镇区街道经营秩序进行规范化整治,对占用公共道路、出店经营、乱搭棚子等影响街道经营秩序的违搭乱建进行拆除,前期已通过宣传车流动播音宣传多次,并对该经营户下达违建拆除通知单,限期其在3天内自行拆除乱搭棚子,经营户在规定期限内拒不拆除,城管队员多次耐心劝导,在多次劝说其自行拆除无效的情况下,城管队员依法对其违章乱搭棚子进行强制拆除,拆除过程中经营户阻挠、妨碍执法,拆除违搭乱建的整个过程执法记录仪都有记录。”  对此,夏玉芝夫妇并不认同,称从未收到任何通知单,也没有签过字。夏玉芝夫妇称,国庆节期间,城管再次上门“骚扰”,在没有告知的情况下,将早餐店玻璃门上的字给铲除了。  夏玉芝夫妇曾向宿城区纪委反映过自家早餐店的遭遇,纪委在调查后,曾于9月份告知了他们事情调查处理结果,戴闯和一名城管城建主任受到问责处理。  前天,宿迁市宿城区纪委回应称,此事是一起城管部门在街道管理方面乱作为的问题。个体户夏玉芝夫妇未经审批搭建临时厨房,5月13日该乡开展违建集中整治活动,多次上门动员其拆除,未能达成一致意见,于5月19日进行强制拆除。“拆除违建需要履行相关手续,此次强拆没有下达整改通知书,也未立案上报。”  宿城区纪委相关负责人介绍,针对强拆过程中的违规事件,已启动了问责程序,戴闯负领导责任,另外一名城管城建主任负直接责任,已对两人进行了诫勉谈话处理,并要求乡里妥善处理此事。

早餐店违建突然被强拆 疑因没给“保护费”遭报复

>> 不是您想要的?去 tyc520.com 浏览更多精彩文章。<<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热门排行

精彩推荐

  • 2017-01-24
  • 2017-01-24
  • 2017-01-24
  • 2017-01-24
  • 2017-01-24
  • 2017-01-24
  • 2017-01-24
  • 2017-01-24
  • 2017-01-24
  • 2017-01-24
  • 2017-01-24
  • 2017-01-24

相关作文

  • 2017-01-24
  • 2017-01-24
  • 2017-01-24
  • 2017-01-24

tyc520.com,tyc520.com

网站地图 | 关于本站 | 站长联系

版权所有 @ tyc520.com